欧华文学:中西合璧从容前行(海外华文文学·欧洲篇)

●20世纪80年代以来,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以及新移民人数的激增,推动欧洲华文文学出现新高潮

●欧洲华文文学逐渐形成了“平和淡远、散中见聚”的特色,具有文化中和的特质

●非母语写作体现出华人作家同异文化沟通的意识自觉,为作品实现跨越民族、国家、语言、文化的融合提供了条件

欧洲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明,它的政治经济制度、思想文化曾深刻影响了中国社会的近现代转型,而中华文明作为欧洲文明的“他者”,在现代欧洲的形成过程中也曾扮演过重要角色。18世纪,欧洲社会盛行“中国热”之余,伏尔泰、莱布尼茨等哲人巨擘从中国传统思想文化中汲取智慧,点燃了启蒙主义的火把。迨至清末民初,内外交困之际,学习西方以自强成为中国有识之士的共识,而所谓“西方”无疑指当时世界的中心欧洲。此后,汉语世界与欧洲的关系愈发密切。最早走出国门的张德蠡、康有为、陈季同等人真正体验了“开眼看世界”的惊奇,纷纷用笔记录下他们与现代欧洲的邂逅。五四时期,巴金、老舍、徐志摩、戴望舒等大批中国作家旅居欧洲,汲取异域文化的精华,虽然他们多是来去匆匆的过客,但相关生活经验以或隐或显的方式,留在了他们脍炙人口的作品中。

二战后,程抱一、熊秉明、熊式一等人定居欧洲,及至20世纪60年代,赴欧台湾留学生人数增长,赵淑侠、郑宝娟等作家也从台湾移民欧洲,他们共同促成了欧洲华文文学的第一个高潮。20世纪80年代以来,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以及新移民人数激增,推动欧洲华文文学出现了新高潮,虹影等人是这一时期活跃在欧洲的华人作家代表。

同北美、东南亚等地的华文文学相比,欧洲华文文学脱胎于截然不同的社会文化环境。欧洲的移民政策不像北美、澳大利亚那样宽松,华人移民欧洲的历史也不像东南亚那样悠久,结果是欧洲华人移民数量有限,且分散在各个国家。目前较有代表性的欧洲华文作家包括英国的虹影、文俊雅,法国的程抱一、戴思杰、山飒、黄育顺、郑宝娟、吕大明、施文英,德国的陈玉慧、谢盛友、谭绿屏、麦胜梅、穆紫荆、黄鹤升、高关中、刘瑛,瑞士的朱文辉(余心乐)、宋婷、朱颂瑜,比利时的章平,荷兰的林湄、丘彦明,奥地利的方丽娜,捷克的李永华,西班牙的张琴,丹麦的池元莲。其中不乏享誉世界文坛的重要作家。

长期以来,欧洲华文文学的力量较北美、东南亚等地薄弱,尽管如此,在几代作家努力下,欧华文学创作逐渐形成气候,新人新作不断涌现,在儿童文学、侦探小说、科幻小说等文体形式上均有所尝试和突破。西班牙欧洲由于欧洲社会种族歧视、族群冲突相对较少,欧华文学无需承担凝聚民族力量、抵抗压迫的责任,始终从容前行,因此逐渐形成了自身的特色。黄万华曾将其归纳为“平和淡远、散中见聚”,认为其特质是文化中和。在今天全球化和欧洲一体化浪潮下,欧洲华文文学也表现出一些新趋势。

“离散”最初专门用来指犹太民族被驱逐而离散到世界各地,后来用法扩展到各个民族。离散书写中最常见的是移民对原乡的眷念和认同。今天,全球化造就了“地球村”的现实,也极大改写了离散以及伴随离散而来的乡愁意涵。在欧洲华文作家笔下,乡愁不再是离散书写的主要内容,原乡与他乡的二元对立、漂泊旅程中心路历程的探寻,逐渐被对异质化冲突深层次的省察、反思与兼容所取代。

荷兰女作家林湄自认身处“东西方的边缘”,既不完全属于东方,也不完全属于西方,以一种自觉自愿的边缘视角去观照中西文化异同。她的《天望》(2004)和《天外》(2014)是两部“十年磨一剑”的作品,不仅呈现了华人移民在中西冲突中所面临的文化与生存困境,更凸显出整个人类的存在困境,文中不乏对灵魂、人性问题的深入思考。曾长居瑞士的赵淑侠,其系列作品从超越地域、种族的人文关怀出发,自觉追求中西文化互补,寻求异质文化之间可能实现的水乳交融。定居法国的女作家吕大明,其笔下一系列寄情自然、人文景观的散文创作也展现出跨越中西文化、不拘泥于一端的视野与生态关怀。

去国怀乡的情感不再是离散文学题中应有之意。深入异文化当中,体会与原乡文化的差异,不但给这些作家带来了创作灵感,也促使他们在作品中留下了关于超越冲突、实现和谐的深入思考,并尝试传达华人移民与其所在国文化的互动、互生关系。

跨越国家、种族的生活经历拓展了华人作家的视野,而在传递这份独特的生活经验时,多数作家都用中文书写。与其他地区的华文文学不同,欧洲华文文学素有非母语写作的传统。早在清末,驻法外交官陈季同就曾用法文写下《中国人的自画像》《黄衫客传奇》《吾国》等作品,向法国介绍中国人与中国文化。20世纪20年代,盛成留学法国,撰自传体小说《我的母亲》,受到法国文坛巨匠瓦雷里、纪德、克洛岱尔等人赞赏。

秉承这一传统,在当代欧洲,华人作家的非母语作品更是精彩纷呈,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当推程抱一。2002年,程抱一当选为法兰西学院首位亚裔院士,他用结构主义的研究方法,提炼中国思想的精髓,被称作“中西文化的摆渡人”。他毕生追求中西文化的融会贯通,从古中国的哲学、文化底蕴中寻求现代文明症候的解决之道。程抱一的法文小说《天一言》(1999)荣获法国费米娜文学奖,该小说中译本成为中国大陆最有影响的欧华文学作品。程抱一也以诗歌创作见长,其法文诗集《万有之东》(2005)用诗意优美的语言谱出一曲曲跨文化对话之歌。

定居法国的戴思杰也是一位擅长用法语写作的著名作家,代表作有《巴尔扎克与小裁缝》(2000)、《狄的情结》(2003)等,后者同样斩获费米娜文学奖。现居巴黎的女作家山飒早年用中文创作,后转为用法语写作,其作品《柳的四生》《围棋少女》被译成多国文字。山飒的书中带有自觉的文化交流意识,试图让世界更好地认识中国。此外,曾旅居英国的熊式一,生前著作颇丰,包括英文戏剧《王宝川》《大学教授》和英语小说《天桥》等,其作品曾获英国作家萧伯纳、曼殊菲尔德等人好评。

每种语言都是自成一体的表意系统,海外华人作家采用非母语写作,是主动挑战“巴别塔”倒塌后人类面临的语言隔阂困境的尝试。非母语写作体现出华人作家同异文化沟通的意识自觉,也赋予写作者独特视角,为其作品实现跨越民族、国家、语言、文化的融合提供了条件。

欧洲是诸多文艺思潮、文学流派的诞生地,欧华文学有近水楼台之便,受欧洲文艺风向影响甚深,作家自觉地将欧洲文学的长处融入自己的写作中,丰富艺术表现手法、探索新的叙事方式。

虹影的作品就是典型的例子。虹影曾长居英国,她的小说主题大多关乎异国爱情所遭遇的文化冲突,在叙事上带有强烈的实验色彩,其中对性别叙事的探索尤其值得关注。

定居瑞士的余心乐擅长侦探小说,其系列作品集中塑造了瑞士华人侦探张汉瑞的形象,在叙事上充分借鉴西方臻于成熟的侦探小说技巧。

总体而言,欧洲华文文学呈现了欧洲华人在异文化氛围中独特的生存方式,欧华作家深入思考中西文化的冲突与互补,尝试通过非母语写作实现视域融合,并积极借鉴西方艺术表现手法,探索中西合璧的艺术样式,这些特点赋予欧洲华文文学独特的文化内涵和审美形态。

进入21世纪后,在全球化和欧洲一体化浪潮下,欧洲华文文学区域之间、以及同世界其他地区华文文学之间的合作与互动正在逐步加强,跨越国别的华人文学组织如“欧华文学会”等不断涌现,相关会议、交流活动也日益增多。放眼未来,欧洲华文文学必定以其自身的特质和活力,持续地丰富和参与世界华文文学的建设。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见证人丨致敬改革开放40年·文化大家讲述亲历》邀请改革开放40年以来当代中国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艺术大家,分享其求艺之路的艺术探索与思想感悟。

人民网文化频道与“文脉颂中华·书院@家国”媒体团一同实地走访六大书院,深入挖掘书院文化中蕴含的丰富哲学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探讨书院参与地方及国家文化建设的作用、贡献,为治国理政提供有益启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ewhorizonfilmandvideo.com/,科尔多瓦

返西班牙华人自愿自我隔离

中新网2月11日电 据《欧洲时报》西班牙版微信公众号“西闻”编译报道,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许多返西华人在回到西班牙后都自愿选择自我隔离以避免传播病毒,这种做法得到了许多西班牙媒体和华人群体的肯定。近日,西媒报道了一位自愿选择隔离的华人。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2月5日,南永(音译)乘坐从中国返回西班牙的航班降落在马德里机场,他的家人正戴着口罩在机场等他。南永已经在西班牙定居了快30年了,这次回中国是想要看望年迈的父母。在温州生活了两周之后,南永决定一回到西班牙就将自己隔离在马德里的家中,他说这是唯一一种可以防止潜在病毒传播的方式。

南永今年49岁,虽然他不确信自己是否有被感染,但是面对这种易于传播的流行病,南永通过电话向记者解释道:“我把自己锁在家里,是因为我想对自己和家人负责。如果我生病了,我不想感染给任何人。”

在南永的日历上,西班牙欧洲标记着他自愿隔离的日子和天数。对于他来说,隔离在家的日子并不无聊。每天南永都会阅读与新冠肺炎有关的最新消息,每天测量3次温度,照常的一日三餐和休息。

他回西班牙之前,就动员在马德里的家人们为他准备好一切必要的防护用品,包括口罩、温度计和食物等。南永说,“当我需要食物或者任何生活用品的时候,我会用手机跟我的家人联系,让他们放到我的门口。”一切都被南永安排得井井有条。

南永回忆说,当他过马德里海关的时候,有点担心自己会因为身份被阻拦下来,但是实际上“机场的西班牙人非常友善,他们对我说早上好,还冲我微笑”。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ewhorizonfilmandvideo.com/,科尔多瓦

西班牙发现有古代屠杀痕迹的洞穴 可追溯至7300年前

中新网2月12日电 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近日,在西班牙比利牛斯山脉,考古学家发现一处洞穴,里面有大约7300年前被残忍杀害的一些人的遗骸。据悉,相关报告发表在《自然》杂志上。

据报道,该洞穴名为El Trocs,位于韦斯卡省。专家共发现13具遗骸。但他们认为,这些人并非在同一时间死去,西班牙欧洲时间相隔约1000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ewhorizonfilmandvideo.com/,科尔多瓦

考古学家对其中死亡时间较早的9具遗骸进行了研究,包括5具成人遗骸和4具儿童遗骸。经放射性碳测年法鉴定,其死亡时间在公元前5325年至5067年之间。

西班牙华人女子醉酒被送医 医院为其做新冠病毒测试

中国侨网2月12日电 据《欧洲时报》西班牙版微信公众号“西闻”报道,近日一名华人女子在西班牙巴利亚多利德市一家名为Italia的酒吧内喝醉了酒,有人拨打了紧急服务电话称在酒吧内有一名亚洲面孔的女性有咳嗽和呕吐的症状。紧急服务部门当即决定为其部署了一个应对疑似新型冠状病毒治疗方案,并派出了两辆救护车和一些穿着防护服的卫生保健人员。西班牙欧洲

由于该女子近期刚从中国上海返回西班牙,西班牙卫生部将其转移到了Rio Ortega医院进行专业的监测,并为其做了新型冠状病毒测试。

警方表示,在该女子被救护车送往医院后,警方和卫生保健人员还在其住处内调查了接近三个小时。

当地时间11日,卫生部发布声明称该女子的症状为“严重酒精中毒”,并且其态度恶劣,并不愿配合公共卫生服务部门的工作。不过,由于病毒检测结果过关,因此医院方面决定让其出院。(刘易)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ewhorizonfilmandvideo.com/,科尔多瓦